如何在太空中做爱和繁衍后代?

数十年来,人类前往月球、发射了国际太空站、在火星上登陆探测器,不断地刷新在宇宙中停留的时间。

如果要给星际探索一个高大上的理由,那大概是如何将人类的足迹拓展到宇宙,建立一个人类可以居住的殖民地。

但仔细想一下,建立殖民地需要什么呢?直觉上想到的就是「食衣住行育乐」:目前,我们有研究各种栽种方式、新型的保存方法;太空服的科技也持续革新,越来适合活动;宇宙飞船、建筑物有各种适居设计;火箭技术也日渐成熟……其实好像都有在准备呀?

如何在太空中做爱和繁衍后代?

等等……人要殖民,就需要繁衍后代,持续的在异地延续基因。至少保持人口不要负成长,不然就只是「派一群人送死」!

说到繁衍后代,就要讨论不少令人害羞的事了,随着太空旅游即将成真,只要有钱就能借着私人企业的帮助上太空,想在太空中做害羞的事不再遥不可及,而太空竞赛也因此多了两个未达成的成就:「在太空中自然受孕」和「第一个在太空中出生的婴儿」。

没有这些成就,人类就无法完成永久在外太空定居的愿景,但我们好像不常听到相关新闻……所以我们有所准备吗?

宇航员有「做」过吗?还是只是我们不知道

男女宇航员难道不会一时意乱情迷,在太空中曾经做过那档事,然后我们都不知道吗?这其实是两大太空单位NASA和罗斯联邦航天局 很常被问到的问题,也是外出演讲的宇航员很常遇到的疑问之一,先讲结论:

没有,你可以有很多阴谋论,但是统一说法就是:「没有」。

俄罗斯联邦航天局在2011年就有发布过声明反驳过这个理论,声称不管在苏联时期还是俄罗斯太空任务中,从来没有宇航员进行过性行为。

至于NASA,在宇航员的条款中对于组员之间的关系规范基本上以「组员间保持信赖关系」和「维持专业」为主轴,而且绝大多数的宇航员都迈向中年、有自己的家室,此外,要在人不多、空间密闭的太空中乱搞还不被发现,其实非常非常困难。

再继续追问下去也没有用,我们就承认过往宇航员并没有在太空中进行过性行为或相关实验,但这不代表未来不会出现,让我们超前布署,向未来规划吧!

在太空中做爱做的事很难吗?你还得先问过牛顿

以前没有没关系,但当我们谈到太空旅游、远行或殖民时,就必须要面对几个大问题,像是「人类该如何在太空中进行性行为」、「人类有办法在太空中受精吗」、「人类该如何在太空中进行分娩」、「之后的育儿行为怎么办」……等。

你或许可以在太空站内关6个月,但一趟火星长期任务可是以年为单位起跳的。不管你是为了科学研究需要大胆尝试,还是不小心闹出人命,我们都要有所准备,更别提定居月球之类的理想,与其当理想变为现实,才在苦恼不能做,不如现在就来研究怎么做吧!

先说大家最关心的性行为好了,会有什么「体位怎么做啊」、「动作怎么办」之类的问题。

一样先讲结论,会比地球上还要麻烦很多,麻烦到你可能不会想做了!

如何在太空中做爱和繁衍后代?

因为你得先问问牛顿……不是说真的去问牛顿物理,而是要考虑「重力」。在地球上,我们能够肌肤相亲、彼此抱在一起或是做爱时变换不同姿势,或多或少都需要重力帮忙。而大家应该也看过宇航员在无重力中生活的影片吧?在无重力状态下,举凡睡觉、换衣服、吃饭、跑步运动都需要很多的支撑和固定,可想而知,两个人之间要紧密的激烈互动,将会需要更多的协助。

而且,作用和反作用力也需要考虑,不管是哪种体位,一次动作结束有非常大的机率会使两人分开,除非有设计良好,又不会妨碍两人动作的「性行为辅助装置」帮忙固定,例如把其中一人固定住之类的,但这又像是什么特别的play?

不管怎样,「性行为辅助装置」会是一个非常伟大且厉害的发明,不然你也可以请另一位好友从旁协助……总觉得好像更怪了。

另外,还有太空中的身体状况需要考虑,这里说的不是疾病,而是大部分人都无法避免的太空中身体变化,例如动晕症、骨质流失、视觉味觉变异……等。其中和性爱最直接相关的,就是「血液」。在太空或低重力中,血液无法顺利地流动,导致许多宇航员会有头晕、血液循环的问题,而男生阴茎需要充血才能正常勃起,至于女生,性行为过程中阴道壁也会充血,在无重力上都可能会发生困难,更不用说之后受精卵着床后的养分供应了。

另外在太空中液体因为没有重力的影响,如果附着在身体上的话并不会滴下来,反而会累积在皮肤上,最普遍的问题就是如果流汗越流越多,如果没有处理掉的话,会在皮肤上形成一层湿湿的汗液层,这不只让亲密活动因身体湿滑难以进行,也会让性爱很不舒服。其次,别忘了精液和女性潮吹的液体,都因为没有重力而不会轻易离开你的身边,如果没有万全准备在太空上做起来,一定是一团乱。

总而言之,人类的性爱方式是针对地球重力设计的,在太空中很难行得通。

先暂停大胆的想法,来讲一些正经的研究

科学要处理人类在太空中生殖、繁衍的问题,不会直接从人体实验和体内受精着手,而是从如何在太空中体外人工授精开始研究。

2018年4月,NASA进行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实验称为Micro-11,这个计划首次将人类和公牛的精子送上国际太空站进行实验,看在无重力空间中精子的活动有没有改变,公牛的精子因为行为模式较为固定,所以做为这个实验的对照组,而人类的精子本来就有较多运动模式,所以更难预测。

宇航员进行完实验、观测之后,还要将精子送回地球,看有没有办法跟卵子做结合,才有办法下初步结论,因此目前尚未有定论。不过更早的研究显示,牛和海胆的精子在太空中都适应良好,牛的精子在无重力下的游速较快,这通常代表繁殖力更强,而在海胆精子上,驱动精子游动的化学物质在无重力中也更快启动。

公牛的精子。图/Animal & Daily Science
公牛的精子。图/Animal & Daily Science

然而想要成功受孕,光有精子是不够的。之前NASA曾在航天飞机任务中进行过得母鼠实验显示,微重力会使小鼠卵巢延迟释放成熟的卵细胞,目前仍在进行的实验是要确认这个现象是否为长期效应,如果答案是肯定,那么这将会是另一个要克服难题。

并且,「辐射」会妨碍精子和卵子的形成,也会造成突变而伤害胎儿。而在太空中,来自太阳的高能量宇宙射线和带电粒子非常多,就算在国际太空站,上面的辐射量也比地表强10倍左右!更别说在其他宇宙空间(例如月球、火星),上面的辐射量又是好几倍起跳,我们需要能防御辐射的太空殖民地,或是发明有助于修复受损DNA的药物,才有办法在太空中安胎。

就算我们克服了这些障碍,在人类长期的太空旅行和宇宙殖民计划中,还得确保有足够人口和健康的基因库,曾经有虚拟计划模拟如果要经过6300年的太空旅行后到达比邻星B,我们至少需要98人才能避免近亲繁殖,保有足够健康的基因,再考虑上个人状况、灾害、潜在风险,可能要上百人才能完成一趟太空移民!

此外,除了身理上的问题需要解决,还有心理状态也要考虑。如果两位宇航员伴侣有了感情摩擦怎么办?太空旅行就哪几个人而已,空间又只有这么大,如何维持健康心态就显得非常重要。

更麻烦的伦理和政治问题

以上提到的物理、化学、生物、心理问题,其实在精准长期的研究开发之后,都还是有望解决的。

以目前的步调,太空中人类体外受精的实验可能需要4~5年的研究,如果2年内开始招募正式的实验者并开始训练,然后在男性女性还保有生殖能力下进行任务(也就是说不能太老),这个「太空中人类性行为」的研究估计可以在10~15年间完成。

如何在太空中做爱和繁衍后代?

虽然研究执行上不会遇到困难,但在政治跟伦理层面,这些研究还需要另一群专业人士,长期跟大众进行沟通才能克服。目前国家级太空机构要处理「宇宙中繁衍后代」的相关问题,研究执行的难度并不高,但在政治上会变得相当棘手。

而伦理方面,宇宙势必是一个短期内非常压抑、充满未知风险的地方,人类社会在这种高压状况下,必定会形成异于地球的社会组织与文化,在这种环境下出生的小孩会快乐吗?

除了可能面临的生理和文化挑战,也可能因为设想不够周全,造成初期婴儿潜在死亡率较高,而这些小孩在不同重力下发育的差异,也需要更多实际案例,才能适应或化解。

以上问题很难在短时间内解决,也很难由国家机构着手,这又是私人研究企业的机会了,但潜在的相关问题还是存在。

现在知道在外太空做爱,是一个多么深远、伟大又麻烦的计划了吧!

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获取最新消息

原创文章,作者:好汉科普网,如若转载,请联系我们:thinkou@126.com 并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108hei.com/archives/1986

微信公众号